2013年6月14日 星期五

宿敵的對決:橫向智齒!

        我長年受到左臉頰有顆橫向智齒造成的困擾,不但造成前一顆臼齒容易疼痛,並且牙縫內總是藏污納垢,菜渣、肉渣總是深藏其中,每每用餐之後,我就要花許多時間用牙線或是吸管來把那些寶藏剔除。

        為此,我甚至在我的過去幾年的年度目標都有列上一個『拔除智齒』的 TODO。

        好幾次我有時候一氣之下就真想到牙醫那邊一鼓作氣做個了斷,但是上網做了功課,看到這篇網友的橫向智齒拔牙經驗,其中關鍵句子:「等麻藥漸漸消退了,才是真正痛苦的開始...整個下午我躺在地上打滾」,每每想起這句話,就打消了我那一鼓作氣的念頭。



        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。老婆也是那種看到牙醫就仿佛看到死神一樣慘叫。前兩週老婆剛好也是遲遲不敢面對牙醫,終於搞到必須抽牙神經的當口,硬是拉著我去壯膽。沒想到老婆不甘心我冷眼旁觀看她一個人跟牙醫對抗,竟拖我下水!幫我當場報名拔除橫向智齒的死亡之旅!真是好心沒好報!

        就這樣,我被半推半就地預約了上個週五早上動手術,剷除這捆擾我多年的仇敵。

        那天到來,由於橫向智齒方向的關係,無法直接拔除,必須先經過切割數塊來移除。醫師跟我解釋,先要把頂蓋那大塊切開移除後,再把兩個牙根個別從骨頭『擠出』。

        仁愛醫院的這位牙醫師真的很有引導病人情緒的技巧,表現出來的絕對自信讓我在整個過程安心不少。這個手術總共在我牙齦上打了四針麻醉,醫師很有技巧把麻醉針分為 3 + 1 針,因為第三和第四針會深入肌肉層特別痛,所以等第三針麻醉發揮效用後,再打原本該會更痛的第四針。

        當第三針打完後,醫師很有自信地說:「好了,所有疼痛到此為止!後面完全不需要有任何忍耐!只要你感覺有需要忍耐的疼痛,立刻跟我說。

        這句話真的給我相當的安撫作用,後面也真如他所說,把牙齒切成兩半,除了破壞到牙神經時有微微的酸味感覺,其它疼痛可以說完全沒有!就連牙醫使盡力在擠出我那兩根牙根,力道大到兩個牙根之間的下顎骨頭都跟著碎裂飛出來,我都沒有感到疼痛。



        就這樣,我不知天高地厚地看著被拔下的橫向智齒,還邊跟老婆嘻鬧,拍照留念,完全不知道等到麻醉過後我將要面對的殘酷真相!

(右下角袋子外的是其中一塊飛出的骨屑)

        醫生特別囑咐我不可以漱口,會影響血塊凝結,也不能吃熱食,只能吃冰冷食物。

        回到家,我睡個午覺是被麻醉消退後給痛醒的!當時醫師判斷不需要縫合傷口,所以我只咬著一塊大紗布在缺了個洞的智齒處。當我更換那塊紗布,發現竟然血流不止,滿嘴鮮血,這兩天幾乎是無法進食的狀態,只能用『吸』的吸食中華冰豆花當三餐,沒想到伴隨的福利是體重頓時掉了快兩公斤。

        第一天我幾乎是每半小時要跑廁所去吐血、和吐出一大塊豬血糕。算了,我不想寫太多不斷失血和麻醉退後的慘狀,避免嚇唬無辜正在考慮去動手術的網路鄉民。總之當時一個感想,是真的有後悔去拔這顆智齒。

        接著就是照三餐吃醫師開的止痛藥和抗生素。

        第二天早上起床,我整個枕頭都被血給染紅了,所幸也到隔天早上發現血終於止住,可以稍稍開始清潔其他牙齒。就這樣,週日我還能跟前公司同事一起挑戰七十公里的單車淡水來回旅程。度過那最艱難的頭兩天,我也算是了結了一個心願,面對了我一直逃避了幾年該做的事情

        內心 OS:這篇嚴格來說,算不上是 LOHAS 樂活的主題範疇啊。